POWER & ALLURE

奥运会金牌,1908年

© 私人收藏,摄影:Richard Valencia

古代奥运会于公元前776年起开始举办,当时,获奖者的奖品是橄榄枝花环。现代奥运会起于1896年,给获胜选手的奖品银质奖章和橄榄枝。

只有4届奥运会使用的是纯金奖牌:1900年巴黎奥运会、1904年圣路易斯奥运会(开创依次向前三名选手颁发金、银、铜牌的传统)、1908年伦敦奥运会和1912年斯德哥尔摩奥运会。今天的金牌实际上是银上面镀大约6克24K金。

因此,纯金奥运会金牌极其稀有。这块1908年奥运会金牌蕴含着不平常的故事,讲述1家3人参加3届奥运会的传奇。这个故事的开场人物是Charles Burnell,他于1908年在Leander Club Eights的划船项目中夺得这枚金牌。他的表弟Stanley Garton于1912年夺金,最后Charles的儿子Richard 'Dickie' Burnell在1948年'紧缩'奥运会中夺得双人双桨项目金牌。3块金牌均在展览之列。

'圆环'(Basket Rings),
青铜器时代早期,大约公元前2470年

片金,雕花

Salisbury和South Wiltshire博物馆

它们是迄今为止在英国发现的最古老的金器,于2001年出土于Amesbury的一个坟墓,4300多年以前葬入墓中,距此不远处的巨石阵中最大的巨石仍然屹立于世。

随坟墓主人陪葬的有1张弓、1幅护腕和多个燧石箭头,因此被命名为"Amesbury弓箭手"。另外,和他合葬的还有1位更年轻的人(可能是他的儿子),入葬时均曾举行过隆重的仪式,两人的发束上佩戴一对金'圆环',但是它们的作用目前仍不清楚。据说当时它是北欧发现的最富有的青铜器时代墓。

对'弓箭手'牙釉的分析发现,他来自阿尔卑斯地区。墓中发现一块'垫石',金属加工中使用的那种石材,这表明他可能是首批使英国开始接触欧洲大陆及欧洲大陆金器加工的早期移民之一。

Lunula,
青铜器时期早期,公元前2000-1500年

Worshipful Company of Drapers, 伦敦

迄今为止,出土的这类新月形精致金片不到200片。它们是英国发现的年代最早的工艺金器典范,很可能全都出自为数不多的熟练金匠之手。大多发现于爱尔兰,另外有少数来自英格兰和欧洲。

新月形金器仍是一个不解之谜,它们中没有一件是出自坟墓,而且我们对它们的作用也不甚明了:是佩戴在颈上,挂到头上?是用于仪式中或作为权威的象征还是两者都是?

这件新月形金器约于1845/6年发现于Worshipful Company of Drapers在爱尔兰的庄园内,邻近Draperstown,1846年在Society of Antiquaries展出。在金展研究期间被再度发现,通过号召全伦敦同业公会才让它再次走入公众视线。

Kingston胸针,
盎格鲁-萨克逊,公元七世纪

金,镶嵌蓝色玻璃,白色贝壳和切割石榴石,

利物浦国家博物馆

直径8.5厘米,它是同类金饰中,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大、最精美的胸针。于1771年由著名的挖墓人Rev. Bryan Faussett (1720-76)和他的儿子在肯特Canterbury附近的Kingston Down 出土。发现时,出土墓穴原以为是个女性的坟墓,另外还有超过830件器件。动物形状、装饰绞线以及景泰蓝石榴石工艺均表明它出自优秀的盎格鲁-萨克逊匠人之手。

1793年,Kingston Down的发现,包括这针胸针,被James Douglas出版于他所著的《Nenia Britannica》— 首度以插图方式系统介绍出土发现的工艺品。

Faussett的藏品于1853年出售给Joseph Mayer,Joseph将它留给了利物浦市。其中,大约三分之一的物件被第二次世界大战损毁。

Canterbury垂饰,
盎格鲁-萨克逊,七世纪早期

金和石榴石

© Canterbury Museum Service

'欧洲中世纪'时期所创作出的一些金器应该是英国历史上最精美的,这难免带有几个讽刺的味道。景泰蓝石榴石工艺可谓是盎格鲁-萨克逊金器工艺之缩影,这件垂饰便使用了该技术。

作为对拜占庭时尚的本土化改良,公元七世纪涌现了种类繁多的垂饰。它们迅速取代胸针,成为女性的主要首饰形式。这件垂饰具有明显的基督教十字主题,属于七世纪前30年的产物,很可能是公元620年左右,因为它与当时制作的胸针相似。它可能是在制作后几十年才下葬,因为垂饰上有明显的佩戴和改动痕迹。

它于1982年在Canterbury City Walls附近被发现,发现处原来可能是一个被盗的坟墓,但是未发现尸体的痕迹。这可能是萨克逊人在原来的罗马人墓地上重修的墓穴。坟墓不远处发现的一枚钱币显示该地点的年代可追溯至公元700年左右。这枚垂饰是一件为富有或贵族女士制作的精美首饰,被视为自Sutton Hoo发现以来最重要的垂饰。

Middleham珠宝,
1460年左右

金,蓝宝石,有蓝色珐琅彩绘痕迹

© Yorkshire Museum

这件珠宝于1985年通过金属探测器发现于North Yorkshire 的Middleham Castle。后来在伦敦Sotheby's 拍卖行以130万英镑的高价售出,成为轰动一时的头条新闻。它的正面刻有三一神像、背景则是耶稣诞生像,原为圣骨匣。背面可滑开,发现时装有3圈半的丝线,绕于金箔周围。

正面的铭文包括《约翰福音》中的一段话"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的罪孽,赐怜悯于我们",后面是两个咒语:tetragrammaton(四字圣名),即上帝的讳词;和amanyzapta,一个针对癫痫症的咒语。在中世纪的宝石习俗中,蓝宝石象征着忠诚和忠实。

据称,这件珠宝系为一位忧心妊娠、健康、宗教信仰和灵魂救赎的贵族妇人而作。

Stapleford杯,可能发现于伦敦,1610年左右。

金,无纯度标记

© 英国博物馆理事

在都铎时期和斯图亚特王朝早期的英格兰,高脚杯和盖子在所有贵金属器件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它们常常作为新婚或外交礼物赠送,或者专门定做作为财富或社会地位的象征。

它是英国存留至今最早的世俗化精金的代表之作。因其形状而取名"槲果"杯,杯体上部形成一个活动杯盖,杯脚呈缠绕树干形。"槲果"杯被视为幸运、繁荣、年轻和权力的象征。

这件杯具的年代通过它与其他有纯度标记的银制杯具的相似性而加以确定。它能够存留下来的原因好像是因为后来未为世俗所用。杯盖上刻有"本杯由1732年10月16日逝世的Harborough的Bennet伯爵阁下留赠Stapleford教会"字样。

Sherard家族祖上是莱斯特郡Stapleford的Geoffrey Sherard。St Mary Magdalene教堂最古老的纪念物是一件1490年的铜器,为悼念他和他的妻子而作。这件杯具由1956年被Stapleford 教区以4500英镑售出。

圣瓶,1633年

金,无纯度标记,可能是爱丁堡市Incorporation of Goldsmiths执事James Dennistoun所作

© 英格兰国家博物馆

过去,皇族和神性通常被想当然地联系在一起。加冕礼曾一度是这种所谓的联系的直接形式表现 — 作为古老的纯洁与清白象征,金是这一最重要皇家仪式的核心,在这个仪式中,神圣的力量与世俗的权力合而为一。

圣瓶,即盛装圣油的容器,尤其重要。王权来自被主(涂油)选定,就像以色列大卫王一样,因此,涂油仪式是加冕礼的核心。

内战(1642-51)之后,中世纪王权被废黜,之前教会的器件中,只有这一件纯金圣瓶留存了下来。它为1633年6月18日爱丁堡Holyrood House宫查理一世加冕苏格兰国王而制作,是留存至今最早的苏格兰金器。

部分造币石铸造硬币年度检查用克伦威尔时期检验板,1649年

©皇家造币厂博物馆

造币厂铸造硬币年度检查(Trial of the Pyx)可追溯至十二世纪,目的是检查皇家造币厂生产的硬币是否符合对金属成分、重量和尺寸的法定要求。其名称来自运输时盛装硬币的pyx(源自拉丁语pyxis,即盒子或箱子)和威斯敏斯特教堂传统上储放硬币箱的Pyx Chamber。年度检查是一项公开展示活动,旨在显示硬币纯度,通过融化抽检硬币,测量金、银成分实施"检查"。

硬币检查时所参照的标准称为"检验板"。"检验板"由Goldsmiths' Company成员提供,严格按照指定的硬币标准制作,制作为板状,然后切割成多块,只有像这块的少数几个才留存下来。1576年金标准由1478年的18K提升至22K,这一标准一直沿用至1793年,之后再度引入18K作为附件标准。

国王利思奖,爱丁堡, 1737-38年

金,James Ker

© 英格兰国家博物馆

十六世纪上半叶都铎时期,赛马运动得到发展,成为"国王的运动"。十六世纪六十年代起在爱丁堡市北面的利思举办赛马,并且成为苏格兰最重要的体育盛事。

1726年,一项皇家提议将金奖重新引入利思,国王百金币奖(King's One Hundred Guineas Plate) — 最知名、最具价值的爱丁堡赛马奖 — 也由此面世。它采用多种形式:杯子、双耳浅杯、盘子以及留存至今、最早的这件金茶壶。Allan Ramsay于1721年所著诗篇'金茶壶上的铭文'表明这种形式的奖品比上述皇家提议还要早。这件茶壶(和1738年留存下来那件)刻有苏格兰皇家纹章,壶口与壶体连接处内部则刻有皇冠和蓟的图案。